《煮酒论淫雄》

作者:匿名用户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65395824/answer/231977489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公元2027年,洛城Beverly Hills郊外,草色青青柳色黄,一枝红杏出墙来,某豪华西餐厅门口,两位衣着不俗的美丽东方女子,烟不离手笑不离口,在一起谈笑风生侃侃而谈,巧笑眉眼中写不尽的万丈心计与暗黑揣测,由于二女都是龟头上舔血的超级狠角色出身,一开口就将对手逼到墙角:

马蓉笑曰:“在家做得好大事!”

諕得翟欣欣面如土色。蓉执欣欣手,直至后园,笑曰:“欣欣学SM不易!”

欣欣方才放心,答曰:“无事消遣耳。”

蓉曰:“适见珠宝店璀璨生辉,忽感昔日征许三多时,Cunt缺水,憨男乏味;吾心生一计,以手指虚指曰:‘婚戒可为药引。’痴汉闻之,口皆生唾,由是不渴,遂结苦缘。今见此戒,不可不戒。又值欢场行情正热,故邀妹妹餐厅一会。”

欣欣心神方定。随至餐厅,已设樽俎:盘置牛排,一樽红酒。二人对坐,满面假笑,开怀畅饮。

酒至半酣,忽阴云漠漠,骤雨将至。服务生遥指天外灰云若凤飞,蓉与欣欣凭栏观之。

蓉曰:“妹妹知凤之变化否?”欣欣曰:“未知其详。”

蓉正色道:“凤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;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;升则飞腾于豪门之间,隐则潜伏于公寓之内。方今春深,凤乘时变化,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。凤之为物,可比欢场之淫雄。欣欣久历四海,必知当世淫雄。请试指言之。”

欣欣曰:“欣肉眼安识淫雄?”蓉曰:“休得过谦。”

欣欣曰:“欣久居闺阁,沉溺女红、谨守妇道。天下淫雄,实有未知。”蓉曰:“既不识其面,亦闻其名。”

欣欣曰:“宝岛志玲,腿长貌美,人脉深厚,可为淫雄?”蓉笑曰:“深绿婊过气枯骨,分裂祖国,吾早晚必灭之!”

欣欣曰:“香港嘉欣,豪门正室,旧爱繁多;今虎踞九龙之地,密友能事者极多,可为淫雄?“蓉笑曰:“混血女色厉胆薄,好淫无断;见大亨而惜身,遇小钱而忘命:非淫雄也。

欣欣曰:“有一人名扬海内,威镇北美:名媛金-卡戴珊可为淫雄?”蓉曰:“肥臀货虚名无实,有勇无谋,非淫雄也。”

欣欣曰:“有一人浪名远扬,横扫东瀛——前防相稻田朋美乃淫雄也?”蓉曰:“四眼娘藉情夫之名,人怂话又多,非淫雄也。”

欣欣曰:“一代天骚帕丽斯·希尔顿,可为淫雄乎?”蓉曰:“酒店妮虽系豪门,乃守户之母犬耳,坐吃山空胸无点墨,何足为淫雄!”

欣欣曰:“如干露露、蓝燕、木子美等辈皆何如?”蓉鼓掌大笑曰:“此等风尘荡妇碌碌小人,皆为蝇头小利宽衣解带,何足挂齿!”

欣欣曰:“舍此之外,欣实不知。”蓉起身曰:“夫淫雄者,胸怀大梦,腹有狠谋,杀伐决断,瞬息万变;亲夫崩于前而不变色,乳儿啼于左而目不瞬;有包藏千军万马人尽可夫之机,有吞吐天文数字巨额财富之志者也。”

欣欣惊曰:“谁能当之?”蓉以手指欣欣,后自指,曰:“今天下淫雄,惟妹与蓉耳!”

欣欣闻言,吃了一惊,手中所执刀叉,不觉落于地下。时正值天雨将至,雷声大作。

欣欣乃从容俯首拾叉曰:“一震之威,乃至于此。”蓉笑曰:“好妹妹亦畏雷乎?”

欣欣低声曰:“圣人迅雷风烈必变,安得不畏?”将闻言失叉缘故,轻轻掩饰过了。

蓉遂不疑欣欣;怅然良久,幽幽叹息曰:“老凤不死,只是慢慢凋零。”

后人有诗曰:

“勉从骚穴暂趋身,说破淫雄惊杀人。巧借闻雷来掩饰,金莲再世信如神。”

一个月之后,马蓉及其亲属被匿名者秘密举报犯有洗钱逃税等重大罪行,被洛杉矶警察局(LAPD)逮捕归案。而其过亿豪宅则被一心狠手辣的东亚神秘女子乘虚而入、乘人之危,低价购入囊中。

善恶终有报,

天道好轮回。

不信抬头看,

苍天饶过谁。

 

文 / 正义不到,我们不散!
留言
正在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