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胜华是如何把翟欣欣玩坏的?

诉讼就像打牌,很可惜,以一个业内人士的眼光来看,易胜华律师在翟欣欣案的第一回合中,把牌打烂了。

是他手上的牌差吗?我看不是,代理翟欣欣一案,其实是稳赚的。

1.名气角度,从一个律师的小圈子走向了公众,从一个不给行政助理买社保的律师摇身一变,单挑张起淮、余婧两位一线大状,聚光灯下何其耀眼,咖位暴涨不少;

2.利益角度,即便倒向实习生收费的易先生号称“几乎无偿”接下这个案件,几乎两字甚是微妙——告诉诸位一个潜规则,律师谈律师费,看的往往不是自己的身价或指导价,报多少和卖多少是两回事,大部分律师都是看着当事人能承受的价格来下菜的。

一个恐陷牢狱之灾又坐拥千万不义之财的翟欣欣,吝啬的可能性不大。何况名与利,本是相通的。

3.从胜诉的标准来看,只要结果高于网友将翟欣欣送入监狱的心理预期,就算胜利。翟方虽然在舆论上居于弱势,法律上却不尽然,刑事角度,定翟欣欣诈骗或敲诈勒索,苏方需要收集大量的证据协助公安立案,以我目前了解的信息来看,此路难通;民事角度,光是一个主体资格就能将苏家人撤销离婚协议的想法打得够呛,还不说财产多半已被转移,执行相当困难。

拿到这手牌,易先生应该偷笑,盘算着等调解完或判决出来,胜负已定的那一刻,再教义愤填膺的吃瓜群众们做人,给他们普普“舆论在司法面前屁都不是”的法。

很可惜,他似乎是《legal high》看多了,想学古美门,试图第一时间就在最难玩的舆论牌上力挽狂澜,来洗白翟欣欣,结果被按在地上摩擦摩擦。

易先生打舆论牌思路其实很简单:挡子弹,将当事人与自己绑在一起,把网民对翟欣欣的愤怒向“律师该不该接案”这样政治正确绝对稳赢的议题上引导。

可惜,很不幸,他玩脱了,从律师声明那条一万赞到后面几条恶评满满的微博,支持度越来越低,最后删文认怂了事。

实际上,据我观察,他也是发了两次牌以守为攻的,不过收效甚微。

第一次,是与学生关亦乔唱双簧,说“律师能否代理坏人”的道理,试图以律师群体为传播基础,来主张代理一事的合法合理性的。很遗憾,以易先生的黑点之多,被想看笑话的同行们曲解为“两面派”——昨天还评论坏人才代理翟案今天就自行打脸了。

实事求是,一个智商正常的律师接到翟欣欣的案子,制定诉讼策略必然在公布之前,所以要先发微博为舆论发展做铺垫,而反转又是舆论高潮之所在。

开篇两面派反讽,以师徒调侃告终的套路,草蛇灰线,布局巧妙。

第二次,单口相声,多了虚构情景剧的成分,用短信视角讲故事,以一个喷子被网络暴力反噬的截图来说“网络暴力要不得”的道理,劝各位好生做人。为什么我要说是单口相声呢?很简单,一个喷子是不会强调被喷人的身份地位的:清华硕士生导师(是真的吗?)

为了故事里面的主角可控,剧情如预期发展,必须用自己的马甲上场,非常讨巧。

然而并没什么卵用。

相对从功成名就的人身上喝两口鸡汤,我更爱从失败者的身上找经验,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往往是相似且不可告人的,失败则各有不同。

比如这场舆论牌该怎么打?

1.先决定要不要打,要打何时打。苏方当事人已经不在人世,实际上没有太多质证优势,想要传递“欣欣不像蓉”的思想,经过质证的判决,更能说服第三方,和李雨桐一样,用证据做实锤,才是翻盘的大招,而非通过律师这种明显存在利益关系的口中传递,导致自己也深陷其中。就算花钱买一些营销号发文,也比这样做强。

何况,舆论的热点周期通常就三五天,一场官司拖个一两年也就过去了,强行打舆论牌的意义其实不大。

2.要打在哪打。微博,囿于传播模式与用户习惯,是一个情绪重于理性的平台,贸然走向舞台中央来长篇大论说道理,读者没耐心没爽到,不会转发更不会喝采的。“律师为恶人代理很正常”“不要网络暴力”这两条伟光居正的道理,留在知乎讲显然更适合,还有筛选评论这一大招引导舆论。

微博上你是一个人单挑所有聪明人,知乎上你可以选择人群里比较傻的吊打。

而观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尿性,口舌之争中,通常是为胜者喝彩的。

3.打之前要做好尽职调查。发声之前必须选择合适的发声主体——没历史性黑点;发声之前看看对方律师棋行何方——苏方律师张起淮就默默置顶了一篇《打击骗婚》的政策,不动声色地打舆论牌(目测是之前代理李天一案中学到的教训);发声之前要懂传播规律——你拥有哪些媒体资源,能量不够,聚光灯是不会把你从反派变成主角的···

就此打住,再深点说就得收费了。

抬轿子容易拆台难,或许是年轻气盛,或许是学易先生好为人师,或许是目前屁股后面还算干净,之前对易胜华先生的评论多有得罪,现在我要真心赞他一波了。这不是反讽,也不是明褒暗贬哦。

据我所知,宇宙所盈科内部,目前也是不太赞同易先生拿下这个案子的,毕竟以绑架整个律所的声誉为代价。他能排除众议,顶着舆论压力,继续负重前行,值得赞扬,是一位合格的律师。

所以我决定给易先生一个免费的锦囊来说服内部:“相对拿下一个烂案子,打输一个烂案子更败坏声誉,木已成舟,诸位请倾尽资源来支持我。”

讲真,我是想看易先生再在场上打或被打几回合的,想了解下传说中的“全国十佳诉讼律师”风采究竟如何(虽然不知道这个标准怎么来的)。

解说容易,下场肉搏难,观摩观摩,学习学习,万一哪天就轮到自己了呢,做律师,可比做网红难多了。

文 / 正义不到,我们不散!
留言
正在打开